专业股票期货配资公司

当前位置: 股票配资 > 资讯 > 国际动态 > 《蚀骨强宠总裁妻》顾南舒陆景琛全文阅读TXT_

《蚀骨强宠总裁妻》顾南舒陆景琛全文阅读TXT_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05 浏览次数:2660

关~注微~信~公~众~号:幻神小说,回复书号:451即可阅读全文

《蚀骨强宠总裁妻》小说主人公:顾南舒、陆景琛

《蚀骨强宠总裁妻》小说简介:顾南舒知道,陆景琛睡过一个女人,且念念不忘,所以结婚六年,他都不曾碰过她分毫。可她不明白,他明明盼着她早点死,为什么当她意外车祸,生死一线的时候,他还要拽着她的手,狠声质问:“八年前你费尽心机爬上我的床,又霸占了陆太太的位置整整六年,现在你不说一声就拋夫弃子……顾南舒,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?!”

蚀骨强宠总裁妻》精彩试读

第24章她的心里只有我陆景琛一个人!
“陆太太去哪儿,不想知道这块表的最终定价吗?”陆景琛又点了一支烟,整个人都笼罩在薄暮轻袅之中。
顾南舒白了他一眼,只恨顾家遇难,不能现在同他离婚。
“南南,我也好奇呢,咱们的过去,究竟值多少钱。”
身后,傅盛元的声音,温润如初。
“那块表值多少钱,还不是陆总和傅总说了算么?我一个闲人,就不妨碍你们的雅兴了。”
说罢,顾南舒决然转身,出了三楼会场。
大概是酒店里太闷,又或者是她喝了酒的缘故,胸腔里翻江倒海,随时要吐出来似的。
急匆匆冲到三楼的洗手间,顾南舒趴在洗手台上,吐得稀里哗啦,胃都要被掏空了,却一点都止不住。
她打开水龙头,不停地冲水,不停地清洗脸上那有些晕了的妆容……
仿佛将那些脂粉全部冲入了下水道,才能暂时卸下伪装。
望着镜子里陌生到连自己都快认不出的自己,她憋了一晚上的委屈,终于忍不住发泄了出来。
转身的瞬间,顾南舒只觉得头顶一片阴暗,整个人就笼罩在大片阴影之中。
陆景琛单手抄袋而立,点了支烟,面上是十年如一日的冷淡。
盯着顾南舒那双红通通的眼睛,他没由来地一阵心烦,狠狠抽了一口烟,而后一转头就将满口青灰色的烟雾全都吐在了顾南舒的脸上。
“咳..……咳咳!”顾南舒被那股熟悉的烟草味儿呛得咳嗽不止,一瞬间就白了脸,怒目瞪向对方,“陆总脑子有病是不是?!这样很好玩,很有意思吗?!”
“有意思啊!”陆景琛兀自而立,裁剪得体的白衬衫被他解开了两个扣子,露出胸前的肌理来,映着得他那张俊脸格外撩人,“不可一世的陆太太,居然也有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的时候,而且还正好被我这个不受宠的老公瞧见了,你说有没有意思?”
不受宠的老公?
呵.…
顾南舒禁不住在心底冷嘲。
陆景琛自损的本领和他损人的本领,真是不相上下。
明明不受宠的是她这个陆太太,什么时候他这位陆先生也不受宠了?他要是不受宠,蓝可可和时心眉会舔着脸倒贴,当她顾南舒是瞎的么?
“时大小姐还在会场等着你呢,她是想你把整个锦城都拍下来送给她。陆总,你一个人悄悄跑了,就不怕她跟你翻脸么?时厅长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官,但在锦城那也是只手遮天的。陆总,你就不怕煮熟的鸭子飞了?”
顾南舒随手关掉了水龙头,抬眸对上那双栗色的瞳仁。
三楼的洗手间是开放式的,男女共用洗漱池,她倒是没法儿敢他走了。
“不怕。”
手上的烟才抽了两口,陆景琛苍白的指节动了动,突然就掐灭了烟蒂,快步上前,一把握紧了顾南舒的手腕,将她抵在洗手台上,禁锢在自己的怀里,“陆太太在乎的东西,心眉不一定在乎。心眉确实是小三,但她有一点做的比你陆太太好,至少……她的心里只有我陆景琛一个人!”

第25章你们之间的一切联系就此斩断!
“所以陆总在外头彩旗飘飘,还指望陆太太呆在家里,给你守节?”顾南舒冷嘲,“这世上没那么便宜的事。”
“顾南舒!”陆景琛大约是喝多了,身上的酒气有些重。
顾南舒眯着眼眸打量着他,扯嘴嘲讽出声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放弃那块表。”
陆景琛眉头微蹙,栗色的瞳仁骤然紧缩,手上的力道又收紧了几分,几乎要掐进她的血肉里。
“为什么?”
他目光迷离,声音低沉入骨。
“因为薄大小姐想要那块表啊!陆总表面上宠着时家大小姐,实际上心里头最放不下的还是薄大小姐吧。”顾南舒笑了,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赌气也要有个度,薄大小姐和傅盛元就快订婚了,有些事情再解释不清楚,你就没机会了。”
有什么气值得赌八年的?
顾南舒倒希望陆景琛可以和薄沁敞开心扉,她们有情人终成眷属,也好放她自由。
死气沉沉的陆家,她并不想再待下去,毕竟六年前为了救她,不顾生死的陆景琛已经变了。
“你很想我去找薄沁?”
陆景琛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危险的光芒,身子贴得更近,酒气拂在她的脸上,让她心慌不已。
顾南舒不觉捏紧了手指。
有谁会希望自己的丈夫出去找别的女人?
她不过是不想和他再这么死耗下去了。
咬唇,抬眸。
顾南舒案然一笑:“想啊。比起蓝可可、时心眉之流,输在薄大小姐手上,我不会觉得很丢人。”
“呵。”陆景琛冷笑一声,长臂一甩,直接将顾南舒甩在了洗手台一旁的落地镜上,扣紧她的双臂,高举过头顶,贴着她的面,低哑着声音反问,“你让我去找薄沁,确定不是为了傅盛元么?!”
顾南舒心中咯瞪一跳,十指颤抖不已。
望着她煞白如纸的脸,陆景琛嘴角的笑意愈来愈甚,“怎么?被我说中了?!陆太太其实是想和我联手,拆了他们这对金童玉女吧?!可惜了,我陆景琛偏就不喜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!我不但不会去找薄沁,也不会让你有任何机会接近傅盛元!”
顾南舒从来没想过再回去找傅盛元。
傅盛元是她这辈子的噩梦,她躲都来不及呢,她又怎么可能像陆景琛说得那样,费尽心机,想要拆了薄沁和傅盛元呢?
她微微张了张嘴,终究觉得自己辩不过对方,没有说出口。
“实话告诉你,我不拍那块手表,不是为了薄沁,只是为了物归原主。陆太太和傅先生之间的唯一联系,我希望就此一刀斩断!”陆景琛赤红着双目,目光直直地瞪着顾南舒。
顾南舒不明白,他既然不喜欢她,为什么还要在乎一块手表呢?
男人的自尊心在作崇吗?
如果是,那就由他去吧。
反正那块手表,留给她顾南舒的,只是一段痛入骨髓的记忆罢了,丢了也好。
“陆总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犯得着跟我说这些么?”
顾南舒背倚着落地镜而立,尽管身上的衣衫已经被对方蹭到凌乱不堪,她的脸上依旧是淡淡的浅笑,不喜不怒。
“顾南舒!你真是够了!”
陆景琛恨极了她这样的反应,莫名一阵心火窜上来,一拳狠狠朝着顾南舒身后的镜面砸去,砸得碎片满地,砸着满手鲜血直流!

未完待续……


如果想看这本小说,请关~注~微~信~公~众~号: 幻神小说,回复451,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!
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 
 

最近股市

强势股

基金重仓股

场外配资

配资玩法

配资成本

配资方

配资机构

配资单位

机构配资